【艾利】罪歌 第四章

【四】恶之华
也许没有几个人知道利威尔青年时期是干什么的,当然他也不想让人知道。皮条客,通过流动人脉把妓女卖给宪兵,然后从中得到利益的工作。地下街是王都里唯一一个不守法律管制的地方,地下街贯穿整个内城,算是穷人不用通行证便可以前往壁外的一个方法。但极少有人这样尝试,因为一旦你进去了就不一定能完整的出来,如果墙内是地狱,那么那里就是炼狱。比起死了受罪,活着忍受恶魔的折磨更让人绝望。出卖身体的人,窃取他人钱财的人,靠杀戮养活自己的人……地下街什么样的人都有,可以在其中生存的人,要么是强者中的强者。
亦或是弱者中的弱者。就像卖血的许三观。
利威尔就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地下街人,出生那一刻额上就被标注了“妓女生的恶魔”这个称号,脐带还没有被剪断就失去了母亲,妓院的人还想杀了他这个不祥的征兆,幸运的是,他活下来了。不幸的是,让他活下来的原因是因为他本身就活不了多久。接生的大夫发现这个孩子心脏输出量远远低于正常值,左心衰竭使其呼吸缓慢,沾满羊水的脸憋成青紫色。这种情况在地下街很常见,因为孩子往往心脏没有发育完全就被早产,万人里的一例也会被扩大到令人胆颤的几率。妓院的人让他自生自灭,除了让他像的孩子一样进入孤儿院,得到最低的生活保障就再也没有来看过他。所有人都以为他活不过几周,但奇迹的是他活下来了,靠着一个不知名的男人寄来的钱和药物。信上从来没有署名,只有利威尔的名字。嬷嬷都认为这是一个大善人,利威尔刚刚学会怎么说话她们就迫不及待地告诉他他的命是如何被这样一个神一般人挽救回来的。可是在他十三岁的那一年,这笔不小的生活费和药物来源突然中断了,说来也奇怪,随着慢慢发育长大,他的病情已经得到控制,是已经可以摆脱药物的年纪了。他意识到,这个男人会不会是自己的父亲?一直在默默地关注着他。这个想法并没有带给他欣喜,而是怨恨。为什么他这么多年都没有来看过自己呢?既然自己刚到孤儿院他就寄来这些,为什么不让他回到他身边,给自己一个家呢?他知道自己不能奢求太多,但这个想法一直存在自己的脑海里无法消去。
之后过去了很多年,他一直没有得到那个人的消息。无奈之下,为了谋生,他成为了皮条客。二十岁的他身板还像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孩,跑起步来衣领垮露着里面精瘦的胸膛,肋骨突出的可以弹琴。被宪兵欺凌着一点点长大,差点被混混打死,病情发作时倒在地上无人问津。他过早的体会了人世的艰辛。
强者胜,弱者亡,这是地下街不成文的生存法则,成为了他一生的标准。七年后,多少人死在他的手上,多的数也数不清,宪兵,伤害过他的人,伤害他人的人,他把自己变成了冷血的杀人机器,他要活下去,爬到顶端,直到之后他再一次在地下街销声匿迹。
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活着,也许就是为了那个叫做佩特拉的女孩。一次在“接货”时,他看见了那个女孩,的确只是个孩子,但眉宇间却有着大人般的沧桑,发现利威尔正在看着自己,她也没有胆怯,报之友好的一笑。当时他正处于一个对女人感兴趣的年纪,那一瞬间,他感到心里被什么撞击了一下,活在这么一个阴暗的地方,他以为自己已经见不到光了。但当时仅仅点了点头,继续清点“货物”。佩特拉,这是她的名字。可他没想到,这个名字会成为他一生的痛。
那个女孩和他一样爱干净,每天到停靠点时都会离开队伍,默默地用清水把身体洗干净。身上总是有好闻的檀香木的味道。不像其他妓女一样脏乱。她还会唱歌,歌声婉转动听,把他一次次带向新生的港口。出于某种冲动,利威尔总是躲在门口偷听。听着听着就睡着了。醒来发现自己身上盖着一块毯子,残存着檀香。即使在那一刻,他也没有意识到自己被一个人爱上了。虽然他承认,自己长得并不坏,即使阴柔不比阳刚,但也不是没有人会看上的类型。但真的没有想到一个靠女人过活的人也配拥有爱这种奢侈的事物。
一天晚上,他到停靠点后面的水龙头接水洗漱,水珠叮叮当当地在桶底跳跃,心里不禁慢慢地平静下来。身后响起了衣物窸窸窣窣_的声音,转头一看,佩特拉低着头,背对着他整理着刚脱下来的织物里衬下滑,露出半截白生生的臂膀,及肩的头发向右垂下,露出一点像猫咪一样尖尖的耳朵。男性的本能让他转过头,低头把水接满。但难免有些心猿意马,静静地等待水漫上那颗生锈的铁钉,提起它就想走人。
“水没有拧紧哦。”女孩拉住了他的衣角,提醒道。最后一道防线突破,他松开了木桶。回过来直视着女孩的眼。琥珀色,他发现,很美,但是好像缺了点什么。应该不是这个颜色,为什么……奇怪的想法让他失了神,任水那么滴着。女孩看他这副呆呆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出来。利威尔猛然清醒过来,张皇失措,难堪地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但是一会后,自己也跟着她笑了起来,这么多年,他头一次学会了笑是怎么样的一种表达。
这个女孩有着神奇的魔力,教会他怎么真实地活下去。
至少,在她还活着的时候。
从那天开始,两个人的接触亲密了不少,利威尔不再是偷偷躲在某处听佩特拉唱歌,而是径直走进去或靠在门槛上不在乎其他妓女惊讶的眼神。摆出一副侧耳倾听的模样。而佩特拉也会大大方方地坐在他旁边,唱只有她知道的他最喜欢的歌。有时还会趁人没注意到时用小指勾勾他的衣角,使坏一样。他可以放心大胆地欣赏女孩的歌手,让那春天的旋律安抚着自己关闭已久而冷清的心房。两个人有意互相亲近,但还是不知不觉的保持着那可怕的距离感。从不做多余的事,有默契地形成这样一种神奇的关系。
保存距离,正确的可怕。
其实在十年后利威尔回想过去的事,他依然无法判断自己是对是错。他接受了那个女孩的爱,也拿出来同等的感情去回报。彼此藏掖着,却慢慢发酵。他是一个缺爱的人,那些日子他就像一个快渴死的人得到了天降甘霖,可从没有想过这样的代价。
世上的一切都有对立面,你爱她多深,罪孽越深。正如此,犯下的罪,是要用等价的痛苦来偿还的。
也许,这一切都是错误的。他根本不该接受那个女孩如此纯真的感情,全都错了,一切都错了,当他深刻地意识到这一点时,他想到了逃。可太迟了,他早已错过了那最后一班列车,时光不能倒流,迟的让他后悔的机会也没有。
当他面对佩特拉的告白,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一下子就陷进了迷惘。这个告白是甜蜜的毒药,他只有一次回答的机会。问问自己,他喜欢她。可他不敢说自己爱她。
爱?不爱?他到底该如何选择?
答案很简单,打一开始就摆在眼前。
他拒绝了。
可他不知道,真的不知道,他觉得自己不该爱上她,他爱的人不是她。从看见她那双琥珀色的眼时,他就发现了。
面对拒绝,对方并没有流露什么特殊的神情,失望悲伤痛苦羞耻,一概没有。反而又笑了,笑的很开心的样子。笑起来显得更漂亮了,一瞬间以为自己看到了天使。突然又回到了那个夜晚,但他下定决心不会再错第二次。坚持着冷若冰霜的表情,不给自己任何后悔的机会。直到那个女孩,把一片冰冷的东西塞进他的手里。
到了那时,杀了我吧。既然不属于你,那我不属于任何人。至少,我想选一个自己想要的死法。
一错再错,错的一塌糊涂。一番话打破了他最后的底线,理智在一瞬间荡然无存。他接过那把刀,握住了属于他的罪。这一次没有一丝犹豫,冲上去紧紧抱住了她。抓住了所谓的希望,却不知道毁了他和她的人生。这个抱等于是用最大的声音向世界宣布,我爱你。可是什么也没说,抱完了松手,丢下女孩一个人落荒而逃。他知道与不知道女孩想着什么,但绝对不会是爱情的幸福感。因为对方眼中,是离别的悲凉。
第二天,是宪兵来领货的日子。一如既往,他得站在一边目睹他们的暴行,妓女的哭叫一律视而不见,得到他们满意的答复,收钱,走人。可当他面无表情地站在墙角,他听到了歌声。唱的是白桦树与野玫瑰的爱情。两者的相遇,注定着会让对方遍体鳞伤。又像是谁的自编自唱,歌声的主人跪坐在一边 双眼无神。她年纪最小,所以还没有被实施暴力。抬头看了看,发现是利威尔,又笑了。
眉宇间还是大人般的沧桑。
仔细回想,那个女孩真的很喜欢笑,开心的时候笑,无奈的时候笑,连受了委屈也是一笑而过。这不代表她不会悲伤,只是在告诉着他她会一直把最美丽的自己展示给自己爱的人。无论对方是否也这么想。真是个***。可突然发现,自己眼眶中什么温热的东西漫了上来。
宪兵们很快注意到这墙角的遗忘者,几个人交换了一下眼色,把刚侵略玩的女人往地上一扔,朝这儿走了过来。脸上的表情十分丑陋,把欲望从心里挖出来摆在脸上似的。利威尔无动于衷,看着他们撕碎女孩的衣物,露出大片肌肤。凶暴地把她羊脂般的肌肤拧得青一块紫一块,看着他们把肮脏的生殖器塞进拿花瓣般的唇齿和圣洁温暖的下体。看着女孩嚎啕大哭,尖叫着抗拒着,一声声都是那么凄惨。他听到她在哭喊:
利威尔,杀了我,求求你。
他突然意识到,眼前这个被玷污的女孩,本该是他所拥有的。这个世界上,可以被他握在手中的人与物,眼前的女孩是为数不多的一个。在那个夜晚,远处的灯光跳动,檀香弥漫,水龙头旁的邂逅 飞快地在眼前逝过,就像一群白鸽唰啦啦地飞起,落下一地残羽。疯了一样,他推开眼前的宪兵,手指抓向他们已经失去人性的面孔。咆哮着嘶吼着,像一头失了族群绝望孤独的苍狼。他太蠢了,一直错过错过,直到现在才发现,自己的拒绝才是最大的错。而自己竟只是如此单纯地把一切都怪罪于她。他后悔,茫然地踢开那些扑在女孩身上的恶魔,神情恍惚,用刀割开他们的喉咙,动脉喷出的鲜血淋了他一身。不知道该做什么,盲目地挥刀。风被切碎了,撒了一地。一个孤魂野鬼在黄昏挣扎,满脸血泪。猛然记起,已而泪流满面。摸摸自己的脸,失魂落魄。记起自己的承诺,转身,注视着那具苍白的人体,她带着泪痕,像个人偶。最后,他用尽毕生力气,把刀送进了女孩裸露的胸脯。没有葬诗,他把自己杀了。
这一切全是他的罪,可她要他活着,他就要背负着这一切活下去。他恨宪兵,更恨哪个无能的自己。他甚至开始,厌恶那双不是琥珀色的眼。从那一日开始,一个叫独狼的男人在地下街活跃了起来,杀人如麻,但从不会伤及无辜。等回头,遥望自己走过的路,身下是用尸体堆成的王座。才明白,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若不想仍人鱼肉,只有手持刀俎。世界上再也没有了那个靠女人活下去的利威尔,现在的利威尔,活着是为了复仇。

评论(12)
热度(26)
 
 
 
 
 
 
 
 
 
© Yggdrasil·Olivi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