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利】花尽(一个很短很短很久很久以前的短篇)

晨曦的光,如白百何似的绽放。古堡上的青苔经阳光折射闪着翡翠的光芒。墙角,新生的雏菊在微风下轻轻地颤抖。冬天刚过,款冬摇晃着枯萎的叶瓣。繁缕的芽从地皮翻出,诉说着新生。
“佩特拉,二楼扫过了吗?”衮达把头从阁楼上探出来,一月一度的大扫除又开始,冬天凝在顶上的灰尘慢慢的脱落下来,雾蓬蓬的。林间的鸟儿在梢间鸣旋。
“还没有呢,你怎么不问问奥鲁欧,我看他在厕所鼓捣老半天了还没扫干净……”画面渐渐扭曲,几个人影渐渐消逝不见。都发生在短短的时间内,似如昙花一现。
利威尔斜靠在门边,双眸微睁。又是一年,他在恍惚见仿佛看到了旧时的利威尔班。逝水斯夫,他们早已不在这世上。
我还在留恋什么呢?
他这么问自己。

“利威尔兵长,我有点想他们了……”艾伦把头埋在臂弯,空旷的房间仅有他和利威尔。
沉默
“‘他们’是谁?”利威尔淡淡的说,显然,他也有同样的心理。
“佩特拉小姐,奥鲁欧先生,衮达先生……如果他们还在就好了,都怪我。”艾伦肩膀微微颤抖,他的眼圈有点红,“做了一个错误的选择……”利威尔瞥了他一眼,眼前这十五岁的孩子,在同样的104期新兵中,他明显经历了更多。在那一天,麦花凋零,雪白的花瓣消失殆尽。他也不奢望什么,他只想再看看他们的脸,再说一句话。然而他们并不是璀璨不凋的地涌金莲,最后陪你在最后的人,只有你自己。“不要留恋过去,这只会让你犹豫不决,最后自己怎么死的也不知道。”利威尔说了句连自己都觉得虚伪的话,他试图安慰一下艾伦,“不要自责,已经过去了。”艾伦声音里带着哭腔:“全部……驱逐出去……”利威尔轻轻地把他揽进自己的怀里,拍着他的背。把脸埋进他的头发里。嗅着少年的气息,他在心里回答:
“我也想他们。”

曼陀罗开了又谢,那些人再也不回来。
看着胸前巨大的伤口不断流淌着鲜血,利威尔有些无助。刀片早已裂成了两半,寒光闪烁,却失去了杀气凌凌,似冬日最后的一片雪,缓缓融化。
自己终归要和他们一起啊,他闭上了眼。像一个小丑一样,他对自己说。利威尔并不喜欢用华丽的语句来修饰自己的人生,死之前他所祈求的也不是活下去的愿望,而是可以再和当年的同伴们再握个手,再打个趣。白痴吗自己,自己当初是为何加入调查兵团的忘了吗,只是那个人值得自己献上心脏,可以让自己抛弃过去,像个人一样生活。也许也是那个单纯的孩子,整天嚷嚷驱逐驱逐烦得要死,可到最后自己也不过是一个比他还胆小的怂蛋。他这样骂自己。害怕再一次被抛弃,害怕再一次失去,所以给自己包上一层包装。什么人类最强,那不是他啊。到头来自己还是那个妓女生的爬虫。剧痛不断刺激着他的大脑,眼前仅仅三米级的巨人歪着头,用很萌的表情看着他。
结束了。
空中飞过一群白鸟,悲怆的啼叫了几声,飞离。



——————五年前写的一个超级短篇——————
话说我真的觉得当时我五年级时的文笔比现在好多了……那么清纯现在都是什么鬼,我这些年都在干什么?😖

先垫垫肚子,白鲸回归十六天倒计时!拖了这么久真的很抱歉,感谢那些一直在等的小伙伴,我会带着道歉书回来的这次是真的请相信我……

评论(8)
热度(32)
 
 
 
 
 
 
 
 
 
© Yggdrasil·Olivi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