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青】酒

转自已弃小号,旧文混更。

Yggdrasil-木又寸:

    酒


    北京不缺酒吧,虽然没有像英国伦敦那种遍地都是,晚上在街头垃圾桶旁随便一拎就可以捡一摞醉女,但是小情侣谈情说爱打个浪漫名号去这种风月场所还是不愁的。诸葛青端着酒杯,看着里面的球状冰在金黄的酒液里融化,身边的人满是坐立不安的样子,略显尴尬地看着自己面前只有十四度的四特酒。


    狐狸眯了眯眼,他喜欢看自己男友窘迫不安的样子,王也越紧张,自己越可以把这次约会的尺度把握在指掌之中。知道这个人酒量不行,但来酒吧光占排好不点酒是很没礼貌的,为了不让人难堪,这个阔家少爷只好要了和自己看起来很合,但其实low了很多档次的民酿白酒。诸葛青倒是出手阔绰,毫不客气地要了威士忌,岩石杯里荡漾的影子泛着男人偏藏蓝的发晕,像是夕阳下的格陵兰海。


    “老王,不喝么?怎么说也要给我点面子吧,我们俩可不用担心等会付不起酒钱。”半开玩笑地和对方打趣道,用舌头舔了舔沾染了酒气的冰块。不比殷红,但显着挑逗的康乃馨粉,舌尖在唇上过了一圈,里里外外都透着诱惑。
 
    都到了这个分上,王也也不能真的不给他面子。和诸葛青比酒量他已经输在了起跑线上,但是他大可以在起点迈着老年步拖沓着走,等这欢脱的小狐狸蹦跶一圈后再一次反超自己。小抿一口,不像是在和白酒,倒像是文人雅士小口啜饮茶水。


    其实说实话他今天来就是很给这个人面子了,出家人除了条命都是身外之物,但脸虽然不能遮羞掩体,也还是要给自己的尊严当一下伊甸园的叶片。他不是张楚岚,天知道自己喝醉了会不会和不摇碧莲一样天师府遛鸟,真的倒在桌子底下吐一地可能算是比较好的下场。他怎么不会知道诸葛青在想什么?两个人差不多一个月没有见面,千里迢迢从老家跑回来不会就为了和自己喝杯酒,而是在两个人彻底醉翻之前顺便规划一下酒后的余兴节目。小狐狸再怎么样也就只有这点小心思,操着平时撩妹的半把刀黄腔,什么套路自己都被试过了,不愁到时候没有应对的方案。


    诸葛青看他只是一个人和闷酒,以为自己刚才有什么说过了头,别着脸笑。王也在他把脸转向自己看不见的地方的那一刻,眼神好死不死揪住了对方衣领口露出一节白生生的脖颈。耳朵尖有点发红,赶紧把几根发丝垂下挡住了自己的尴尬。


    但是还是难免心猿意马,诸葛青执杯的手很好看,白皙修长,指甲剪成圆头显得干净利落。腕骨突出像是一颗乳冰,半透明荡着粉。他可以就此联想到床上它们紧扣着被单和枕套,淌下一滴又一滴混杂着盐分的水珠的样子了,想到这个人在别人和自己面前不同的风情,还是有点沾沾自喜的。


    诸葛青看他表情越来越不对,笑道:“王道长,再不喝冰都要化掉了,还是说觉得这酒质量低劣,连喝下去的兴致也没有?”王也带着笑意瞥了他一眼,这个狐狸明知故问的习惯给他俩之间添了不少情趣,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倒像是上战场后的英勇就义。


    一杯酒推到他面前,是刚到好的伏特加。王也把手里的杯子搁下,看着诸葛青。对方也给自己倒了满满的一杯,一直眯着的眼睛微微张开了一条缝,里面的是灯光下泛着蓝光的黑曜石。


    诸葛青笑了笑,他既然有给王也灌酒的决心,也就有等会儿被烂醉的他拎着腿操翻在床上的觉悟。当然也不乏等会儿出门遛个弯儿这位大爷吐一地的可能性。但是即使这个人真的倒翻在桌底下,自己也愿意照料他。


    “老王,干杯。”嘴唇翕动,这是酒神最奢侈的邀请。不加冰的酒因它极高的度数而显出发烫的情势,王也学着诸葛青,把残留在杯沿的柠檬汁舔净,微微举臂,两副岩石杯碰撞发出清脆的回响。


    这样的机会有的是,反正,他们的日子还长着呢。

评论
热度(42)
  1. Yggdrasil·OlivierYggdrasil-木又寸 转载了此文字
    转自已弃小号,旧文混更。
 
 
 
 
 
 
 
 
 
© Yggdrasil·Olivi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