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青】海洋圆舞曲 第三章 b小调

王也一直认为那个美国人说的没错,大部分人过着沉默绝望的生活。所谓的听天由命是根生蒂固的绝望。人们从绝望的城市去到绝望的乡村,而不得不以水貂和麝鼠的勇敢精神来自慰。


即使在人类所谓的游戏和娱乐背后,也隐藏着固定的、传统的、不知不觉的绝望。诸葛青就如此听天由命活在当下的沉寂里,但说白了和自己绝对没有半点干系。


他根本不想管,有人却要自己把他拉出来回到现实,利用他的前面挂着一个诱人的饵。


逃不掉,也没理由逃。


晚上他回到自己租的屋子,然后把门口的氧气瓶丁零当啷地推到一边。到最后享受的休息日还是泡了汤,诸葛栱是个好教授,也是个老狐狸。知道自己不出手这个年轻人不会轻易答应他的请求。实际上的确是这样,王也麻利地打开笔记本电脑,戴上了眼镜,他从大学毕业后就已经不再戴这东西,因为有人说他装斯文。但是电脑很伤他视力,潜水员的眼睛是他们的灯塔,他能近视,但不能再深到底线。


仔细查找当初大学毕业的心理学论文。他记得自己关于这方面的恐惧病症有过专门的研究,一目十行地搜索着,捉捕任何有用信息。他当初是靠研究幽闭恐惧症吃饭,一时间切换到海洋跨度有点大。但是毕竟心理疾病的根源差不了多少,没过多久王也就找到了他想要的,集中在单独的文档里,接上打印机的插头。真是一夜回到解放前啊,上一次熬夜找资料还是在好几年之前的大学时代呢,他揉揉太阳穴,缓缓吐出一口气。


他觉得自己能为那个叫诸葛青的人做多少他就会做多少,超出能力范围的事王也爱莫能助。自己要做的事情很简单,但也有点不好光彩地说出来。因为今天人人附和或默认是正确的,结果明天可能会变成谬误。反着说,仅仅是一阵见解的轻烟,而有些人还曾相信那会是给他们的田地洒下滋养的雨水的云朵。他说要和诸葛青做朋友不是空中楼阁,也不能是虚伪的欺骗。


他也是经过了充分考虑,也许这样就能给那个人面前多一条路走,好好活太累,可就这么沦沉又有人想要他坚持下去。王也的方法就把这两个折中,让诸葛青自己决定要不要走出来,噩梦固然可怕,对于病人已经脆弱不堪的精神或许太强求,所以他会在其中扮演引路人的角色。说起来显得卑鄙,但为了帮助他,没有更好的办法。


当然,王也不可能用药物强迫这个人回到现实生活里。他可不是纳粹。


打印机启动了,吐出一沓沓已经封存很久的资料。


“青,吃饭吧。”夫人把餐盘端到他面前,担忧地看了看儿子凹陷的眼眶。“不了……我没有胃口。”诸葛青低头给一条大马哈鱼描线,鳞片的高光让他很棘手,不得不把橡皮磨尖来取简。


“还是试试吧,你已经好几天没有吃东西了……虽然画画是好事,但也休息一下吧。”已经是近乎哀求的口吻了,诸葛青看了母亲一眼,不忍心让这个善良又单纯的女性受伤,只得拿起筷子,夹起了一片青菜。“我不想再吃药了,它们让我痛苦。”他轻轻地说道,然后合着饭咽了下去。“青……可医生说……”


“……又来了!我不想管你那些医生说什么,如果他们的理论那么值得你信任为什么还要一味地劝说我?让我进行自我调剂——你根本没有考虑我自己是怎么想的!!我根本不想回想起那天发生了什么,我也不想接受……”他一咬牙,“……任何治疗。”


“……青……”夫人被他的突发的愤怒结结实实地吓到了,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诸葛青深吸了一口气,把筷子重新放回远处。“……我不想吃了,端回去吧。让我自己安静一会儿。”“可是……”“别总是这样烦我。”


“你这样真的会起到效果么,伤害自己就算了,难道连这少有真正关心你的人都要让他们对你失望吗?”门口突然传来一个男人无奈的声音,两人的目光扫向那里,王也戴着眼镜,把背包整了整。“我没有事先打招呼说要来……很抱歉,打扰了。”


“你……”诸葛青的内心突然欣喜,但是又顿时被恐惧覆盖,他看见了男人裤腿的水渍,衣上新溅的海水虽然没有威胁,但是就像一片会扩散的阴影,渐渐染彻那个人所能散发的一切光明。


没有东西能毁灭黑暗,哪怕是阳光,也不会使它消融殆尽。


“那个,请问我能和他单独呆一会儿吗?我有东西想要给他。”王也扬起嘴角笑了笑,就像一絮春风,顿时让他眼前震颤了一下。“好……那就拜托你了……”夫人宛如遇到了救星,忙不迭地把位子让开,迟疑了一下,还是端起了餐盘。“这个留下吧,他需要吃点什么。”王也拦住她的手,然后拉开椅子在诸葛青身边坐下。


“好……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一点也不好。”诸葛青看见母亲走的时候带上了门,那个一直压抑在心里的那个问题终于说了出口:“你是谁?”


王也把包搁在地上,“我叫王也,是你父亲找来帮你治病的人。放心,我不是什么图谋名利的黑心医生,但也不是无偿的雷锋,希望你能至少在这段时间里相信我,配合我,行吗?”


“我没有相信你的理由。”诸葛青不得不说他被这个人温润的性格产生了好感,没有半点强迫的意思,好像在告诉他什么事情都能由自己决定。


“当然,我会让你信任我的。”王也微笑着把他的手握住,在他不知所以的目光下,把两人的手用一根丝带绑住了,尝试绷紧了一下,是个很难散开的死结。“你要干什么?”


王也不说话,从口袋里摸出打火机。然后翘开里面的燃油滴在丝带的一段,“喂!你……”“别说话,等会儿不小心滴你手上了怎么办?”然后擦着火,把外焰明亮的尖苗朝向了那浸湿的一角。


“你疯了?!把绳子解开!它会着起来的!”诸葛青顿时感觉这个人不太正常,他大力把手腕往后扯动,但是王也的腕力比他强劲,根本动不了一丝半分。


“我现在点燃它,你尝试着把结解开,如果能解开,火就不会烧到你。如果解不开……”嘴唇翕动,心里越来越恐惧,“我们两个人都完蛋。”话音刚落,王也把丝带点燃了,在燃油的作用下瞬间冒起了大火,火舌已极快的速度吞吐着袭向两个人。


诸葛青条件反射抓起带子的另一端,想把捆结给扯断,却反而越拉越紧,“——王也你……快点解开!!你个疯子——”对方却无动于衷,默默地盯着渐涨的火势,见他完全没有要出手的意思,诸葛青只得奋力挣扎。但无济于事,根本就解不开那个结,水手能随心所欲地在所有物上扣牢活死,就凭他那点拆解能力根本不可能脱生。就在手腕要被侵蚀到的那一刻,王也猛地伸手抓住火烧过来的那一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紧他的手腕用力一扯——顿时结就散了开来。烧到他手腕的结那一块之前火渐渐小下去了。


命悬一线,就像变魔术一样,诸葛青愣愣地看着那点还在苟延的苗光,突然感觉有什么从眼眶里落了下来,劫后余生的庆幸?自己差点就……然后把遗留在手上的半截丝带扯掉,抬眼看见王也沉默的眼神。


王也知道他为什么会抗拒一切人对他的帮助,他被人欺骗了太久,被无数次伤害,却没有人愿意听他诉说。那些一味着说要帮他的人戴着温柔的假面,然后在地下暗自捅刀。他这是在用行动告诉这个人,自己是真情实意地帮他,如果真的要为此付出代价,他也不会放手。挡在这个人面前,保护他脆弱的内心。


就像这火焰。


那双眼睛是寂静的,闪烁着流光。就像夜空下的天文台所能望见的那样,仿佛有星宿在里面升腾巡转。他能看见泪腺处的一点水润,低头,对方的手心已经被火焰灼伤,指腹的肉略略绽开来,水泡已经浮于表面。虽然不严重,但是足以让人心寒:这并不是在开玩笑,要是真烧到,估计他们的手都会在恶魔口中被烧毁。


王也在最后一刻解开了那桎梏镣铐,哪怕让火焰将自己的骨骼吞噬殆尽。


诸葛青颤抖地把手触上王也掌心的烫伤,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之前的病态治疗让他的内心脆弱,他对这个人突如其来的极端做法感到了恐惧。但一旦知道这个人这么做的理由,泪水便如雨般滴答落下……自己不得不去信任这个人,因为王也成功地握住了自己内心最渴望的东西。


这个人决定了他能不能在海面之后的黄昏,在所有黑暗都褪去的沙面上帮他一点点找回记忆,找回自己。


“现在,吃点东西吧。”王也用另一只手拿起饭勺,舀起一勺已经凉掉的菜汤。诸葛青抹掉了眼泪,张开嘴,任那个人把那凉得有股铁锈味儿的汤水塞进自己嘴里。



评论(2)
热度(39)
 
 
 
 
 
 
 
 
 
© Yggdrasil·Olivier | Powered by LOFTER